陈家公子的成年宴在今天,林云站在等身镜前打量自己这身白西装,很修身,他的身材比例很好,这身西装将他的腰腿完美的展现出来,

    领口和袖口设计的花叶纹路精致简约,他摆弄了一下发型,而后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扶着一边的滚轮沙发,站了两秒便突然腿软的一屁股坐进软皮沙发里,阴道里含着的跳蛋嗡嗡作响,被挤压到深处,顶弄着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林云小小的叫出声,表情隐忍。

    林深推门进来,一身定制黑西装,袖口和领口有和林云一样的纹路,与林云站一起,像极了一对情侣装,他单手插兜站在门口没有进来,眼睛在那西装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丰满挺翘的屁股上一圈,回到脸上与林云对视。

    “林深!”林云盯着他插裤兜的手,咬牙道:“你是不是又调震动模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林深先是笑了笑,而后装作诧异的样子:“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关掉。”速度太快,林云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林深笑着掏出裤口袋里的手机,关掉。

    看着他关后,林云松了口气,结果一口气松到半路猛地一吸,再次提起,体内的跳蛋刚消停很快又猛地加快到极速突突顶着敏感区,刺激得他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。

    陈家公子的成年宴在今天,林云站在等身镜前打量自己这身白西装,很修身,他的身材比例很好,这身西装将他的腰腿完美的展现出来,

    领口和袖口设计的花叶纹路精致简约,他摆弄了一下发型,而后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扶着一边的滚轮沙发,站了两秒便突然腿软的一屁股坐进软皮沙发里,阴道里含着的跳蛋嗡嗡作响,被挤压到深处,顶弄着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林云小小的叫出声,表情隐忍。

    林深推门进来,一身定制黑西装,袖口和领口有和林云一样的纹路,与林云站一起,像极了一对情侣装,他单手插兜站在门口没有进来,眼睛在那西装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丰满挺翘的屁股上一圈,回到脸上与林云对视。